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频道 > 乡土人物
牟定左脚舞传承人:普清荣
[发布时间:2018-06-12 09:56来源:楚雄微旅游]

几年前,一首《老司机带带我》风靡网络,接地气的歌词、简单易记的音乐旋律,基本上听过一两遍就能记住曲调。在传唱中,人们只知道这是流传于云南地区的一首山歌,却不知道《老司机带带我》的灵魂来自于左脚舞!这首山歌的流行,除了“神曲”无可阻挡的魔性外,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左脚舞成功地从乡村走向城市。

640.webp (3)

这几年,在楚雄彝人古镇、桃园湖或彝海公园广。?客矶寄芗?阶蠼盼枋⒖,这种广场舞化的左脚舞活动,已然成为楚雄夜晚的日常景观。

父母教的左脚舞技艺

说起左脚舞,就离不开它的发源地,也离不开它的传承人。彝族左脚舞最初的发源地在牟定县蟠猫乡大古岩村。那里也是彝族左脚舞国家级传承人普清荣的家乡。

640.webp (2)

普清荣(图左)在弹奏四弦琴

在普清荣的记忆中,大古岩村的人很喜欢跳左脚,每到夜晚,村民们便聚在村头的空地上,男女老少一起跳,大家汗淋淋地把地面跺得尘土飞扬。男人们用三弦、二胡、笛子奏起乐曲,女人们围成一圈跳起脚,伴随着“啰哩啰,啰哩啰……”的对唱声,跳得如痴如醉。

普清荣的父母经常加入到跳脚的队伍中,甚至在自家的院子里就开始跳。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普清荣,从小就跟着父亲学习传统彝族左脚舞的表演技艺和龙头四弦演奏,跟着母亲学习“夜雀”和说“白话腔”的技艺。8岁那年,普清荣加入蟠猫乡文艺宣传队,1982年开始担任宣传队队长。

“左脚舞的曲调都是从劳动和生活中而来,目前传统的左脚舞曲调共有83个。”在普清荣看来,左脚舞是劳动中的舞蹈,就像军队行进时的进行曲,一边歌唱,一边还能劳动。所以,左脚舞可以适应不同场合,其规模可以小到几个人,大到上万人。

牟定左脚舞发展的见证者

“加入文艺队后,我们只是在村里给大家表演,因为那个时候左脚舞还不流行,舞台上的节目多是唱花灯,搞小品。”普清荣说。一直到1984年,文艺宣传队把左脚舞《月亮出来了,弦子调好了》搬上蟠猫乡的舞台,然后又把节目带到牟定县三月会。同年7月,这个节目参加了楚雄州火把节的演出,左脚舞才真正被外人所知。

640.webp (5)

火把节演出后,左脚舞开始走上各种舞台,传播到楚雄之外。作为牟定县入选云南省民族民间文艺调演的唯一节目,宣传队又把左脚舞带到昆明,并获得一等奖。随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面向全国播放了这首左脚舞歌。“那时候农村也有广播,我们是从广播里听到的自己唱的左脚舞调。”普清荣和他的队友们,第一次通过一个全新的媒介听到他们的歌声。从此,左脚舞开始搭上对外传播的直通车,被越来越多的人们传唱。

“上世纪80年代,牟定的乡村随处都可以见到左脚舞表演,场面都很热闹。通常左脚舞会在结婚等喜庆的日子跳,第一个调子叫《踩棚调》(结婚时要搭青棚),要让老一辈来跳,正三转反三转跳过后,年轻人才开始跳。按照传统表演形式,结束时还有固定一调,那一调的意思是玩得不够,下次再来。”普清荣告诉小楚。

除了喜庆日子,平时左脚舞也很常见。“那时候,没有电视,村民们的娱乐活动就是夜晚聚集在一起跳左脚舞。”普清荣的蟠猫文艺宣传队,承担了对民众进行文艺宣教的职责,跳左脚的时候通常是宣传队先表演,表演完了,群众再积极参与跳左脚舞。有时候,即使没有文艺宣传队的演出,年轻人干活回家后,也爱背着四弦,呼朋引伴地一起跳脚。

普清荣介绍说,现在牟定共有48个左脚舞队,全县20余万人口中,有60%会跳左脚舞。另外,受牟定影响的姚安、大姚两县也有40%的人会跳,跳左脚舞已经慢慢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娱乐消遣方式。

把左脚舞的根留住

普清荣今年58岁,跳左脚舞的时间长达40余年。 为了能够更好地传承左脚舞文化,普清荣积极动员身边擅长左脚舞的彝族同胞组建了一支专业的左脚舞文艺队,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带着文艺队走遍彝山的村村寨寨,为的是让更多的人感受彝族传统左脚舞的魅力。

640.webp (4)

“国家级传承人,它是一种荣誉,但更重要的还是一种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把我们民族的左脚舞弘扬出去,让它走向世界。”没有演出的日子,普清荣每天都会带着他亲手组建的左脚舞文艺队进行排练,在传承下来的83种左脚舞调子中,研究左脚舞的新步法和新调子。

普清荣告诉记者,他家世代传承左脚舞文化,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家里世世代代作为左脚舞传承人,践行着自己的使命,把左脚舞文化传递给身边的人。“我要把我会的,把我父亲和我母亲传给我的这些技艺传承下去,不能让左脚舞在我这一代失传,我要把左脚舞的根留住。”

普清荣的下一步打算是让左脚舞走进校园,“传承必须从娃娃抓起,我会在业余时候进入学校,不管是小学还是中学,逐班逐级挑选出一些比较喜爱左脚舞的孩子,把我自己的技艺认认真真、完整的传承给他们,把我们左脚舞的根留下来。老祖宗传给我们,我也要把它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这就是我的责任。”文丨李银娟 图丨普清荣(来源:楚雄微旅游)

责任编辑:邱君竹

相关阅读